飢餓遊戲三部曲

  在某個不知名的國家,中央政府每年都會舉辦一場盛大的真人實境生存秀,名為「飢餓遊戲」。這個國家的各行政區每年都必須抽籤選出1男1女參與遊戲,他們被稱為「貢品」。「貢品」們唯一的目標就是殺光其他人,成功存活下來的最後一個,便是該屆遊戲的優勝者。   看完電影簡介,我立刻就想到曾看過的日本電影「大逃殺」。我原以為這只不過是部炒冷飯的好萊塢翻拍式電影,沒想到出乎我意料之外,「飢餓遊戲」的走向完全不同。「大逃殺」講的是弱肉強食的殘酷人性,但「飢餓遊戲」三部曲探討的卻是自我實現與體制間的劇烈衝撞。究竟一個追尋自我意義,勇於自我實現的人,能不能見容於體制下?         在「飢餓遊戲」的第一集裡,女主角凱妮絲從剛開始貢品必經的受訓課程裡,便展現了強烈個人風格。雖然身處於「遊戲」的體制下,她卻從不遵循遊戲訂下的評分規則思考。她冒著大不諱的風險,順從自己的心反其道而行。也因此,她最後雖然贏得了遊戲,也強烈挑戰衝撞了定下遊戲體制的主政者。   凱妮絲不像以往各屆的勝利者,成為專制的中央政府的宣傳樣板人物,宣傳「只要順服,你也有機會成為英雄」。在勝利後所舉辦的巡迴遊行上,她不慶祝自己的勝利,而是對其餘參賽者的死亡感到無奈與哀傷。於是原本用以宣傳的遊行,反而卻激起各行政區人民去思考一個基本問題:「為什麼我們要容忍這個殘忍遊戲的存在?」至此,中央政府想除掉她,怕她成功地以反體制的方式贏得遊戲會成為人民們反抗政府的希望象徵;反抗軍拉攏她,想利用她的鬥士形象號召各地呼應革命,卻不許她到前線參與實際戰鬥,只希望她在安全的大後方發表演說。         然而無論是中央政府還是反抗軍,都各自代表一種體制。兩邊的統治者對於不斷反思著自我意義,獨立採取行動的凱妮絲只是感到不受控。雙方立場相反,但於凱妮絲卻同樣感到害怕。在依附於反抗軍以獲得幫助的過程裡,凱妮絲的言行被反抗軍拍成影片,廣播給各個行政區以爭取更多支持。即使她後來反抗聽命,獨立採取行動,卻仍舊被反抗軍側錄再加以包裝,解釋為支持鼓勵各區革命的象徵...。隨著反政府戰事逐漸擴大,不斷壯大的反抗軍同樣難逃成為「另一種體制」的宿命。         在看片過程中,我想到即將來臨的12月。對於基督徒來說,12月份是個大月。因著有耶誕節、平安夜的緣故,各教會莫不以此為最佳的佈道節期,紛紛舉辦大型活動,並鼓勵會友積極參與配合。然而在忙碌的籌備過程中,往往也是教會中各個小領袖最容易面臨思想衝擊的時刻。以教會組織的角度來看,舉辦大型活動佈道或許是最有效率的方式,人力與資源都能整合使用。但若降低高度,蹲下來以個別信徒的角度觀之,大家情感上往往各有不同需求,一昧拉入大型活動有時反而造成反效果。而身處當中的小領袖,便如同凱妮絲一樣面臨困境:該貫徹傳達體制下的標準命令,還是從所接觸到的實際情形去重新思考?若不執行標準命令,是否該有一套說辭,防止所帶領的人跟體制越離越遠?而倘若體制的存在是必要的,眾多的「自我思考」行為形成的「迷你獨立組織」,對體制會不會造成傷害,進而逐漸瓦解?為此,該選擇逃離體制以避開矛盾,還是選擇留下,以自身信念逐漸為體制帶來改變?         沒有經過思考與質疑的信仰,是脆弱的;而經過思考與質疑後,似乎卻帶來難以回答的問題。勇於質疑反抗軍體制所訂下的集體目標的凱妮絲,在不斷的抗爭後,終於遇見連她自己也解不開的矛盾難題。不過幸運的是,在電影的結局編劇給了凱妮絲答案。但在現實生活中的我們,則得獨自追尋我們的答案,玩一場屬於我們自己的人生遊戲。
Continue Reading >>

窈窕老爸

已經記不得是在何時買這部片的DVD了,當時因為劇情簡介寫得十分有趣。大意是說身為男兒身的「她」,突然間必須面對自己多年前的「意外」結果,一個17歲的青春少男!但糟糕的是,青春少男竟然迷戀上眼前的女士,而不知道電暈自己的,就是從未謀面的老爸...。我對這種幻想空間很大的劇情都很捧場,即使有可能是地雷我也照買不誤,因為很有可能是個意外的驚喜。不過當然,也很有可能只是一張沒中的樂透。沒想到,看了才發現原來它不是一部搞笑片啊! 「窈窕老爸」在講接納與尊重。 片子後半,當兒子意外發現事情真相憤而離開後,老爸哭倒在自己心裡醫師面前,說「好痛,心好痛」。我突然明白當你會為一個人的離開難過,不見得你就是愛上他了,而是你關心他。當你很關心一個朋友(我還沒做爸爸,沒辦法體會為父心情),為他付出時間心力,你自然會在意他過得好不好,也會在意他對你的看法,而跟男女男男女女的情愛無關。 而當老爸面對自己的媽媽(也就是祖母)三番兩次總是明示暗示地指責他「虧負」了「好好的男兒身」時,他感嘆地說「我希望我的家人能有一次好好看清楚我,一次就好。」看完這幕,我突然想通那種不被瞭解的悲哀與憤怒。 我們其實想被家人瞭解。但若家人堅持將某些錯誤期待加在你身上,我們就會感覺不被接納,但同時又感覺達不成家人對自己的期待。所以,就會有很多的沮喪和憤怒:對達不成目標的自己生氣,也對拒絕認識我們的家人生氣。 事實是,我們的確無法完成滿足任何人的期待,你不是他,你只能成為你自己。如果能接受這點,就能醫治那種「達不成他人目標」的憤怒。你是你自己,既無法讓他人永遠滿意,也無法強迫他人放下自己堅持,或強迫他人認識真正的你。 想通了,你會舒坦很多。
Continue Reading >>

炫目迷人的《讓子彈飛 Let The Bullets Fly》(內有劇情洩漏)

1:爛到爆,破綻百出,自以為是 :蠻糟的 2:有個重大缺點,使片子比通俗還差一點 :普通,沒啥大缺點,通通俗俗,無聊可看 3: 好看! :超好看! 4:不論如何都該看! 132 Mins      姜文   姜文,葛優,周潤發,劉嘉玲     如果要說「讓子彈飛」之所以票房大賣跟笑鬧橋段完全無關,那是騙人的。但除了笑鬧橋段外,戲中角色性格也十分迷人。衝突絕對是小說或電影精彩好看的根源,而這些電影或小說中的人物性格,也往往充滿了矛盾。「讓子彈飛」的土匪頭頭張麻子,就是個充滿矛盾的典型人物。     從剛開始的劫車事件來看,所有人都覺得這是個要錢不要命的搶匪。要賺錢,當然越簡單越好,找活老百姓下手自是第一反應,但他竟然對師爺說,「我不賺窮人的錢。」而一般人的印象中,殺人越貨的搶匪自然對禮教習俗什麼的嗤之以鼻。張麻子雖然跟假縣官夫人已經假戲真做,但喝醉後竟跑去馬邦德房間睡覺而不與假縣官夫人同床,說什麼「張某不在酒後欺負女人」之類的,在狂放之際竟然仍自有一套尊重女人的堅持,實在很妙。     此外,在其愛子阿六被逼死後,張麻子的目的從賺錢轉為報仇,是矛盾,也是伏筆。如果他照著起初「本分」要賺富人的錢,那麼劇情就不會有後來那麼多枝枝節節;而倘若他只是個沒腦子的土匪殺進惡霸黃四郎家中來個你死我活,那電影也就不會有那麼多精彩的勾心鬥角。他的義氣,他的某種內在堅持,使這個角色迷人。     老騙子馬邦德死前的那場戲,我很喜歡導演姜文的安排。他那搖搖晃晃、哪邊勢力大往哪靠的滑頭嘴臉,在之前的戲份裡已有充分發揮,尤其在張麻子說出自己本名張牧之的那場戲裡,馬的性格被張一句「你是個騙子,說出來也都是假的」完全定調。但馬臨死之前,突然想起了要承認張麻子的兩件事。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在這種時刻就算馬多麼煽情,懺悔承認了多大的錯誤觀眾也都會買單而不覺其矯情,可姜文並沒這麼做:他讓馬彷彿要說出些什麼,話到嘴邊卻又有點拐彎抹角,在拖拉之中,沒了鼻息。如此安排,讓馬至死也不脫油條個性,卻又以其苦勸張麻子別回縣城與黃四郎弄得兩敗俱傷的真心告誡,讓馬有了人性可愛的光輝一面。     相對來說,反派主角黃四郎的死安排上就弱了些。雖然應了張麻子那句「你是體面人,該死得體面點」,黃四郎在樓頂炸死自己是不能說是小家子氣死法,但死前周潤發的演出,總讓我有種香港黑道電影裡反派殺手的錯覺。不夠震撼。那麼,報了大仇的張麻子結局又如何呢?花姐這梗雖然有點硬,但為了給英雄慣有的落寞結局,花姐跟一干出生入死的弟兄從此同享安樂,最該退休安養的「執行長」張麻子卻騎馬隻身浪跡天涯,倒也不失是個有感覺的結局。「讓子彈飛」會拍續集、前傳、三部曲嗎?照好萊塢慣例,該拍;但若是才華洋溢的姜文,應該不想拍;可如果張麻子能再度現身大螢幕上,我絕對買票再去看。…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