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Hour

關於有著純真笑容的小純,我總覺得她讓人心疼。熱情來時比誰都義無反顧,曾經也把自己全心全意獻給丈夫。喜歡體貼別人,對自己的同學櫻子,櫻子的小孩,櫻子的丈夫是那樣的體貼。 可是溫暖笑容的背後,卻也是冷冷的寂寞。離婚,不倫,懷孕,都無法在朋友面前坦誠分攤痛苦。也許是不想被傷害,小純的地雷容不得任何人絲毫碰觸。她會立刻關起門。 導演說原本小純跟櫻子的小孩大紀陽光地大大揮手告別後,走進船艙裡卻哭了起來。好熟悉的倔強,好熟悉的矛盾,好熟悉的令人不捨,這不就是東京愛情故事裡的莉香?     用一般的眼光來看,這部電影很多地方的敘事都太冗了,同樣的「效果」可以用更精簡的對白、影像表達。很多地方導演是把現實生活中會發生的事情,1:1的保留移植到了電影中。 可是好玩之處在於,在一般電影裡會有個明顯主軸,一切的敘事都是在主軸上往前推進,所以如果敘事不夠明快或篇幅過長的話,就會搶走觀眾的注意力,讓主軸分散。但這個定律在這部電影裡卻不成立。導演把每個段落的篇幅都拍得很長,長到每個段落都可以獨立成為重點,所以搶走注意力這個缺點突然不見了,因為根本沒有一個「主軸」來讓觀眾覺得應該投入注意力。唯一稱得上主軸的,就是四個女主角的友情與他們的生命,而坐滿整個戲院的觀眾其實不是在看電影,而是在認識四個新朋友。我們在參與他們在婚姻,在生命裡的種種掙扎與衝突。     很像九型人格裡典型的1號人。規律,自制,也許無意間傷害了別人,但也容易被別人傷害。渴望愛,卻又無法大方地給出自己的愛。     柔弱的內心,卻有驚人的意志力。
Continue Reading >>

飢餓遊戲三部曲

  在某個不知名的國家,中央政府每年都會舉辦一場盛大的真人實境生存秀,名為「飢餓遊戲」。這個國家的各行政區每年都必須抽籤選出1男1女參與遊戲,他們被稱為「貢品」。「貢品」們唯一的目標就是殺光其他人,成功存活下來的最後一個,便是該屆遊戲的優勝者。   看完電影簡介,我立刻就想到曾看過的日本電影「大逃殺」。我原以為這只不過是部炒冷飯的好萊塢翻拍式電影,沒想到出乎我意料之外,「飢餓遊戲」的走向完全不同。「大逃殺」講的是弱肉強食的殘酷人性,但「飢餓遊戲」三部曲探討的卻是自我實現與體制間的劇烈衝撞。究竟一個追尋自我意義,勇於自我實現的人,能不能見容於體制下?         在「飢餓遊戲」的第一集裡,女主角凱妮絲從剛開始貢品必經的受訓課程裡,便展現了強烈個人風格。雖然身處於「遊戲」的體制下,她卻從不遵循遊戲訂下的評分規則思考。她冒著大不諱的風險,順從自己的心反其道而行。也因此,她最後雖然贏得了遊戲,也強烈挑戰衝撞了定下遊戲體制的主政者。   凱妮絲不像以往各屆的勝利者,成為專制的中央政府的宣傳樣板人物,宣傳「只要順服,你也有機會成為英雄」。在勝利後所舉辦的巡迴遊行上,她不慶祝自己的勝利,而是對其餘參賽者的死亡感到無奈與哀傷。於是原本用以宣傳的遊行,反而卻激起各行政區人民去思考一個基本問題:「為什麼我們要容忍這個殘忍遊戲的存在?」至此,中央政府想除掉她,怕她成功地以反體制的方式贏得遊戲會成為人民們反抗政府的希望象徵;反抗軍拉攏她,想利用她的鬥士形象號召各地呼應革命,卻不許她到前線參與實際戰鬥,只希望她在安全的大後方發表演說。         然而無論是中央政府還是反抗軍,都各自代表一種體制。兩邊的統治者對於不斷反思著自我意義,獨立採取行動的凱妮絲只是感到不受控。雙方立場相反,但於凱妮絲卻同樣感到害怕。在依附於反抗軍以獲得幫助的過程裡,凱妮絲的言行被反抗軍拍成影片,廣播給各個行政區以爭取更多支持。即使她後來反抗聽命,獨立採取行動,卻仍舊被反抗軍側錄再加以包裝,解釋為支持鼓勵各區革命的象徵...。隨著反政府戰事逐漸擴大,不斷壯大的反抗軍同樣難逃成為「另一種體制」的宿命。         在看片過程中,我想到即將來臨的12月。對於基督徒來說,12月份是個大月。因著有耶誕節、平安夜的緣故,各教會莫不以此為最佳的佈道節期,紛紛舉辦大型活動,並鼓勵會友積極參與配合。然而在忙碌的籌備過程中,往往也是教會中各個小領袖最容易面臨思想衝擊的時刻。以教會組織的角度來看,舉辦大型活動佈道或許是最有效率的方式,人力與資源都能整合使用。但若降低高度,蹲下來以個別信徒的角度觀之,大家情感上往往各有不同需求,一昧拉入大型活動有時反而造成反效果。而身處當中的小領袖,便如同凱妮絲一樣面臨困境:該貫徹傳達體制下的標準命令,還是從所接觸到的實際情形去重新思考?若不執行標準命令,是否該有一套說辭,防止所帶領的人跟體制越離越遠?而倘若體制的存在是必要的,眾多的「自我思考」行為形成的「迷你獨立組織」,對體制會不會造成傷害,進而逐漸瓦解?為此,該選擇逃離體制以避開矛盾,還是選擇留下,以自身信念逐漸為體制帶來改變?         沒有經過思考與質疑的信仰,是脆弱的;而經過思考與質疑後,似乎卻帶來難以回答的問題。勇於質疑反抗軍體制所訂下的集體目標的凱妮絲,在不斷的抗爭後,終於遇見連她自己也解不開的矛盾難題。不過幸運的是,在電影的結局編劇給了凱妮絲答案。但在現實生活中的我們,則得獨自追尋我們的答案,玩一場屬於我們自己的人生遊戲。
Continue Reading >>

真愛零距離

有鑑於前一篇一不小心寫太長結果太晚睡,今天一定要來個痛改前非,速戰速決。 「好好看,好可愛,心情好好!」 寫完了。   哈哈不好笑~我知道。不過我得說,今晚真的是選對片了:雖然「真愛零距離」很明顯地是個愛情片,但茱兒芭莉摩、賈斯汀隆這兩個傢伙並沒閃到我。這兩個人談戀愛的樣子,好可愛。 劇情設定很老,男主角有群陪他喝酒胡扯的狗頭軍師,女主角有個疼愛她的姊姊姊夫。兩人因工作分居兩地,卻因命中注定的真愛相繫,因為他們是彼此最好的朋友...你看吧,這梗說多老就有多老。但是他們好可愛!(哈我竟然又說了這個詞一次) 這對情侶實在太「理想」了,有體貼有浪漫,會生氣卻知道界線,會在冷靜後跟對方道歉,理性找出解決方法。不知道是不是太理想了,看到一半有個瞬間我突然靈魂出竅一樣,發現這兩個人是在「演」談戀愛,而不是真的談戀愛。但我很快就回來了,「沒關係,演就演啊,有什麼關係。」 最後,我在他們兩個人共同喜愛的樂團表演時發現一件事:同樣是"咚、恰恰"這個簡單的1拍過門,只要速度夠快,例如BPM130以上之類的,就可以拿來連續重複個兩三次而且聽起來感覺不錯。哈!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