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鷹眼 Eagle Eye》(內文含關鍵劇情洩漏)

<片長> 117 Mins <導演> 卡魯索( Caruso) <主演> 西亞李畢福 、蜜雪兒莫娜漢 <開心電影院評分> 3顆星   《鷹眼》是一部非常有「爆」點的動作片:從頭到尾主角們都在逃命,不是飛車追撞,就是跳樓跳車,而爆炸場面更是多到不行,絕不浪費觀眾任何一分錢。尤其是隧道裡某警探用車撞毀飛機那幕戲,場面設計真的超酷,看得好過癮。此外,它很有老派動作片味道:主角們努力逃命奮力打鬥之後,會來個小小說教的橋段,再給個還算皆大歡喜的Happy Ending。就像小時候你我都會看的馬蓋先,在一番緊張之後世界再度恢復和平,觀眾情緒也跟著獲得抒解。 但若從劇情或故事點子來看,《鷹眼》就實在讓人搖頭:實在太老套了。從頭到尾聽著指令逃命再伺機反擊,很像DIE HARD,故事裡秉持正義的警探卻不斷追捕主角,其角色設定幾乎跟《絕命追殺令》裡的湯米李瓊斯如出一轍。故事主要謎底的點子,人工智慧系統基於獲得的知識,推理後得到要幹掉人類的結論,在《機器終結者》、《機器公敵》都用過。而利用中央電腦透過連線控制全城所有交通工具、街道號誌製造全面被監控的驚悚感,這招在DIE HARD4裡也用過。 當然,用過的花招不是不能再用,但一定要有新花樣,得交代自己故事裡的人工智慧的抓狂到底是如何與其他故事不同,或者花點心思想想到底還能怎麼玩交通系統,否則老是控制紅綠燈讓主角一路暢通,看起來真的一點都不驚悚。不過由於劇情緊湊一氣呵成,爆炸與驚險動作不斷,雖然《鷹眼》故事點子拼拼湊湊,犯了全天下編劇都會犯的錯,看起來還是蠻過癮的,絕對可以在週末夜晚,帶給你兩個小時的徹底放鬆! 片尾看到導演是卡魯索,我好開心!以前曾經看過他的《萬里追兇The Salton Sea》,一時驚為天人。後來再看了《機動殺人 Taking lives》頗為失望,就沒怎麼繼續關注。突然在這痛快動作片的片尾看到他的名字,感覺超妙!好像久未謀面的朋友跟你打招呼一樣。我要說「克魯索,你會拍迷幻風格以外的片啦!讚!」
Continue Reading >>
恐怖

轉型初啼 — 《連體陰》

  90 Mins      Banjong Pisanthanakun,Parkpoom Wongpoom    Vittaya Wasukraipaisan     《連體陰》是兩位年輕導演Banjong Pisanthanakun與Parkpoom Wongpoom繼《鬼影》之後的第二部恐怖片作品。2007年在台灣上映時創下近4千萬台幣的票房佳績,而該片在泰國本地更是大賣,總票房超過6500萬台幣。根據DVD發行商的文宣,《連體陰》創下泰國鬼片在台最高票房的紀錄。我不敢說這其中有多少觀眾是衝著《鬼影》的驚人口碑進場,但若以恐怖程度而言,《連體陰》是退步了。(以下有關鍵劇情洩漏,沒看過電影的讀者請離開,以免影響日後觀影樂趣。)     還記得我在《鬼影》一文裡提到,導演耍弄恐怖技巧的精彩純熟令人稱讚;但在《連體陰》裡導演卻是刻意收斂許多。最明顯的是,「鬼」出場嚇人的時間縮短了:《連》片裡有鬼的片段大概都只在10秒內,跟《鬼》片裡的鬧鬼片段實在不能相比。再者,通常鬼片都至少會來一段的人鬼追逐大戰在《連》片裡也完全沒有。而《連》片裡用到的弄鬼手法:鏡子、吊屍、浴缸,不但全都是老招,用得又普普通通,節奏也不夠緊湊,實在有些乏味。     不過到了影片後半,女主角身份大逆轉的安排讓整部片有了不一樣的水準。當然,冒名頂替他人身份這招,也不算是太新鮮的花樣,但女主角「大變身」前後的形象落差之大,大大增加了本片的張力及驚嚇度。而演出該角色的Marsha Wattanapanich也因此片奪得該2008年的泰國國家電影協會獎的 (Thailand National Film Association Awards)最佳女主角。    …
Continue Reading >>
值得一看

妥協的災難 –《毀滅效應 (Good)》

  96 Mins      文森提艾墨林    維果莫特森,茱蒂懷塔克 一個好看的故事需要衝突。在《毀滅效應 (Good)》這部電影裡,主角面臨許多不同的人生難題與抉擇,隨之而來的一次次衝突矛盾,的確讓我印象深刻。     從堅決反對加入納粹黨,到成為該黨樣版人物;從堅持在婚姻裡該不離不棄,卻演變成因外遇而離婚;從對好友的義氣相挺,變成了以自保為先的唯唯諾諾…,這些巨大的轉變不但構成了一部好看的電影,也讓我們見證了軟弱能帶給一個人的人生多大的災難。剛強冷硬的英雄令人崇拜但不一定值得看,反倒是人性的軟弱、掙扎、沈淪、突破,才是能看見劇本巧思之處。     約翰(維果莫天森 飾)在大學裡擔任教職,教的是文學。但因受到納粹政權的影響,處處風聲鶴唳,教學內容也被干涉,只要稍微敏感的題材學校便禁止傳講。而如此獨裁的作風及限制人民自由的行為,令約翰對納粹感到十分厭惡。一日,某位核心高官竟約見約翰,將他的作品大大賞識一番,招其入黨並賞以官位。原本很可能替約翰惹來文字獄的文學背景,卻讓他飽嘗權力滋味,得享榮華富貴。想想,你最討厭的人,竟然會是你最自豪最重視領域上的知音?而如此可怕的荒謬,便一步步將故事推向巨大的悲劇。     後來,約翰與妻子離婚,另娶了外遇對象,年輕貌美的學生。他在學校裡的升遷也隨著加入納粹而平步青雲。好友墨理斯與他因為入黨問題而起了爭論,約翰回答:「我在黨(納粹)裡面也不錯:我認不認同他們並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現在掌權!」但自己的認同與否確確實實是重點:倘若每個人都能堅持自己的不認同,局勢就有機會改變。也是從這次的爭執起,約翰與好友便漸行漸遠,走向完全不同的人生。     安(茱蒂懷塔克 飾)是約翰的年輕學生,她從情婦變成正房,是整個故事發展裡非常關鍵的人物。幾乎是從頭到尾,所有安說的話,都是幫助約翰將自己的行為合理化,找出藉口好做他原本不容許自己做的事。     當她愛上約翰想展開追求她說:「重要的不是理念,是人。我想跟著你。」當約翰反對學生盲目地上街遊行時她說:「盲目是不好的;但充滿活力沒什麼不好,只要有人加以引導。」當約翰已身為納粹一員,必須在夜晚上街鎮壓暴動時她說:「你今晚上街的目的是控制大家情緒不要暴動,這樣才不會讓人受傷。…你看看,你穿軍裝很帥。」當約翰意識到暴動非同小可,想把握最後機會把好友偷渡出境時她說:「你要為你的朋友犧牲到什麼時候?正常有腦子的猶太人,早就該走了…」後來,安還去告密讓約翰的朋友被抓走。她口口聲聲說愛約翰,但卻巧妙地驅使約翰做了所有不想做的事。她愛的是約翰嗎?抑或是聽從自己改造下的約翰?     此外,在故事的發展中,只要重大事情發生,約翰就會幻聽。導演欲暗示觀眾,約翰在現實生活裡做的決定,其實違反或壓抑了自己內心的道德良知,但他卻又無法突破現狀。用「不知從何而來,卻清清楚楚地存在著」的幻聽症狀隱喻著「主角內心在吶喊」,確是十分貼切。而故事最後的結尾,主角又幻聽了。這場戲震撼力道很大,而其力道便是來自影片前段的細細鋪陳。…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