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距離

掛著你送的項鍊 帶著你送的手機 放著你給的照片 假裝你還在身邊 騙自己不過是暫別   只不過   手機不會再響 項鍊失去光芒 你已不在身旁   遠距離 真的好遠 這回分別 你真的去了遠方   你不再來 我不再去 你真的去了遠方 但卻還在我心房  
Continue Reading >>

  我在一個山洞裡,四周漆黑,看不見盡頭。   前方隱約有點亮光,但太微弱了,我看不清楚。轉身向後,我發現遠處一樣有著亮光,但也同樣的微弱。我大聲喊叫,想知道是否有人也困在這山洞中,但唯一的回答,是我自己的聲音。孰前孰後,我究竟該往哪個方向走…?              ‧   那是一段很長很長的時間,大約有十幾年之久,我一直被一頭無形怪獸在後追趕著。所以從那時起,我便從不回頭地跑,死命地跑。然而,毫無思考的狂奔與蹉跎,終究把我帶向一個死胡同。一座湖突然出現在我眼前,除此之外,再無可去之處。   湖水是深藍色的,有點透明,卻不是清澈見底的那種。水不太髒,隱隱約約還可以看到湖裡有些魚兒在游。當我仍在觀察這突然出現的神秘湖泊時,後面傳來刮玻璃般的吱吱聲。我知道,是那怪獸來了。那是牠的叫聲,聽起來並不凶猛,卻令人無法忽略並且焦燥不安。怎麼辦?    尊嚴使我決定,就算死也不能被怪獸趕上然後吞吃,於是牙一咬,我縱身跳進湖中。反正是無法上岸,我心一橫,乾脆往湖水深處游去。就在幾乎快到達湖的底部時,我看見一個像巨大水泥管般的洞。   「也許是個出路」被這個想法吸引的我,一股腦地往洞那邊游去。洞口比身子還大些,並不會被卡住。沒有猶豫,我直接鑽進洞裡。沒想到,它竟是連接到另一個淺湖的通道!從洞的另一端出來之後,我立刻往淺湖的湖面游。畢竟,我憋氣也憋得夠久了。   用盡全身力氣爬上岸後,我攤在地上,大口呼吸著久違的新鮮空氣。等到休息夠了,我環顧四周,發現自己被山壁圍繞著,我似乎來到一個深谷的底部。接著,我看到一個山洞。   很諷刺地,我好不容易才從一個湖中脫困,眼前等著迎接我的,卻是另一個山洞?要走,還是要留?  
Continue Reading >>